岑酹

心中有戲,目中無人。

© 岑酹 | Powered by LOFTER

-
    我许是撒旦的奴僕,耶稣的罪人,污秽尘埃裡的蝼蚁。
-
    十七岁那年,母亲指着我哭:「你以后定会杀人。」我巍巍颠颠的站起来,双手被陶瓷碎片刺穿,血淋淋的泪滴在大理石地板划出一道道爪痕。十七年来溷沌狼狈的脑袋难得无比清晰,残忍咀嚼着自己疯了的事实。
    罪人的血在我血管沸腾,缠绕的染色体谱出一曲浮士德。指尖痉挛,裸足踩在光滑的地板,上面满是碎裂的陶瓷。
    汗与泪凄凉的横流在肮髒的双颊,我跪在地上,奢求神的怜悯,害怕的颤抖每一丝仅存理智。我奢侈的捧着残存的心,下唇...

【荒連】傘


  他不相信人類。打從一開始就不該相信。

-

   木屐踩在草澤荒地,深色衣擺在無風的空氣中擺動。

   三千多年前的足跡被層層落葉灰燼掩埋,混著黃泥的煙囪,亙古海浪的濤聲,如煙霧繚繞又如血藤般交纏。耳邊依舊回音不止,鏗擲落地,一聲聲殷切的問卜。一問多少繁華,一卜幾萬紅塵。

   人在乎自己,人類只看的清自身。一切私慾潛伏在千萬年的時間,不曾變動而死死紮根,在他千萬年成妖的時間中,五指緊握般急不可待的掐緊直至碎裂得血肉模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