酹衍

不瘋魔不成活

© 酹衍 | Powered by LOFTER

钱忆:

一生之中千百转

北斟:

笑身无长处 唯耳目通肝胆
见锦簇花繁 也见黄沙血染
听锦瑟无端 还听破擂鼓桴断
过声色 踏铁马 何惧不还
恼负尽千策 却七窍通一环
有情出肺腑 竟与风月无关
凭耳不能闻 这眼尚也不曾看
是愚人 是痴人 随人叹
一朝盛景总始于东风送暖
升平之世终如花向晚
月若流金 岁若长河 时光荏苒
此时沧 彼时桑 天地皆平凡

人生无长乐 便莫计较悲欢
勿怨锦衣单 从未觉塞上寒
至得你心念 醍醐竟识了冷暖
或当断 终未断 惹心乱
未知苦处 怎信神佛懂尘寰
不识情重 人生如一栈
盛世将倾 深渊在侧 我辈来担
向此生 为之殁 万死皆无憾...


夜零:

人们彼此疏远,内心却支离破碎。每一天结束,也许你是常人中偏执又疯狂的那一个。


你急于融入人群,因此又一次变成了随波逐流的群居者。为此你付出的代价,是一种长期的超脱的痛。


不论幸是不幸,你的挣扎,无人能见,无人能懂。


——《超脱》

-
    我许是撒旦的奴僕,耶稣的罪人,污秽尘埃裡的蝼蚁。
-
    十七岁那年,母亲指着我哭:「你以后定会杀人。」我巍巍颠颠的站起来,双手被陶瓷碎片刺穿,血淋淋的泪滴在大理石地板划出一道道爪痕。十七年来溷沌狼狈的脑袋难得无比清晰,残忍咀嚼着自己疯了的事实。
    罪人的血在我血管沸腾,缠绕的染色体谱出一曲浮士德。指尖痉挛,裸足踩在光滑的地板,上面满是碎裂的陶瓷。
    汗与泪凄凉的横流在肮髒的双颊,我跪在地上,奢求神的怜悯,害怕的颤抖每一丝仅存理智。我奢侈的捧着残存的心,下唇...

【荒連】傘


  他不相信人類。打從一開始就不該相信。

-

   木屐踩在草澤荒地,深色衣擺在無風的空氣中擺動。

   三千多年前的足跡被層層落葉灰燼掩埋,混著黃泥的煙囪,亙古海浪的濤聲,如煙霧繚繞又如血藤般交纏。耳邊依舊回音不止,鏗擲落地,一聲聲殷切的問卜。一問多少繁華,一卜幾萬紅塵。

   人在乎自己,人類只看的清自身。一切私慾潛伏在千萬年的時間,不曾變動而死死紮根,在他千萬年成妖的時間中,五指緊握般急不可待的掐緊直至碎裂得血肉模糊。

   

 ...